• 我的法律老师很帅,

    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律师。

    当然,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年轻我也不知道,

    毕竟中国人看鬼佬,就如同猫看狗,多少还是有点看不懂。

    帅的老师,讲课往往并不那么的出色,但他的俊俏外表加“多金而有才华”等等优点,足以把艰涩的法律课变得秀色可餐。

    总觉得他很像一个谁,后来朋友说,像哈里波特里面那位华而不实的万人迷老师。

    但他比那家伙可爱多了,不是吗?

  • 2009-01-06

    浴缸里的塞子

    中午看到电视在播麦兜,是《菠萝油王子》,

    pizza看着漫天的星星,和菠萝油王子聊天。

    pizza说起照顾着最爱的玫瑰花的小王子,请燕子把宝石眼睛拿去救人的王子,在石头里把宝剑拔出来的王子,

    传说里有那么多伟大而神奇的王子,可是,麦炳不过是一个懵懵的、连剥个橙都不会的菠萝油王子。

    “……还有拔一把宝剑出来的那个呢?王子呀,你有没有试过拔一把宝剑出来呢?”

    “嗯,我试过在浴缸里拔了一个塞子出来咯。”

    ……

    这是谁写的台词?实在太过残忍。每个人都曾以为自己会是那个能在石头里拔一把宝剑出来的王子,

    可是结果,很多很多年过去,我们从一个小朋友变成一个“佬”,才发现原来自己只能在浴缸里拔个塞子出来,

    什么宝剑,王子,梦想,辉煌,我们只得那个浴缸塞子。

    菠萝油王子说:“那你们pizza,是不是有分18寸和20寸的?”

    pizza说“嗯,对啊......我们不如不要再讨论pizza的事了。”

    “好。......那我们不如也不要再讨论王子的事了吧。”

    是啊,别提了吧,

  • 2008-09-14

    city遇人妖

    今天和朋友在myer里面遇到人妖哦~~~而且还是在M.A.C彩妆专柜前。

    她们(他们?)真的很辣哎,满漂亮的,不过仔细看还是有一点点男人的感觉。

    最重要是声音完全是男人声...= =||

    呵呵,我感觉还蛮赚的,都不用去泰国,直接就可以看到泰国特产。

  • 2008-09-10

    南半球的中秋

    每年中秋,都会有人抱怨“月圆人难圆”,

    可是南半球的中秋,搞不好会“月也不圆,人也不圆”吧?

    会吗?不知道,因为我的地理实在太烂了。

    对于中秋节,悉尼的华人明显比对端午节要重视得多,

    伯父的华人朋友圈更是精心策划了中年人喜爱的游园活动,

    我想我可以借此机会,领略国内90年代初的各种歌曲及游戏吧。

  • 2008-08-04

    spring's coming ~

    hmm~最近生活安稳(除了周末有两个exam等着我),心情颇为愉快(除了因为至今未复习而有点焦虑)。这是冬季的最后一个月了,呵呵。

    周日上午出门,阳光非常非常好,各家各户的花开着,看到邻居家大叔开着轰隆隆的除草机给他的院子除草,感觉很是幸福。

    ^-^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看到开幕式了哦~,呵呵。

    我觉得开幕式这种东西,其实很难从头精彩到尾,只要有一两个亮点就足够名垂青史的了。中国的这一次,开场做得真的很棒,我最喜欢的创意就是把舞台做成画卷,还有用那幅画来贯穿全场。特别是最后让运动员的脚印踩在画上,构成彩虹,最后完成整幅画。击缶也很震撼,可是近景的时候太闪了,晃眼睛。

    其他部分就还好了,古代部分用来骗外国人很成功,但是我们自己就太过熟悉了。我的一点遗憾是,京剧部分竟然用木偶...直接上几个花脸铜锤多气派啊,有活人怎么还用木偶。现代部分感觉比较迷茫的样子,那些电灯人太搞笑了,让我想起《哈利波特》里的保加利亚妖精。

    点火仪式我没看成,实在太晚啦,第二天又得去学校。

    至于烟火,我最大的感觉就是:娘咧,烧钱啊!有点太过了,太奢侈了,29个脚印的烟火很有创意,可是其它其实不用放那么多,真的是烧钱。

    这个开幕式传递出来的另一个信息似乎是:中国人超多!!!呵呵....

     

  • 今天,跟伯父伯母和cousin去一个阿姨家包包子,吃晚饭。

    那个阿姨也是移民过来十多年的华人。她的家,好大,好大,好大!!!

    我承认我受刺激了,拜托,可是我见到了只在《模拟人生》里面看到过的大房子呀,还还还有超漂亮的壁炉!里头真的有火焰耶!!!

    而且她家的装潢,哇塞,是英式的古典的那种,就是特别雍容华贵,特别像王子公主的家那种感觉!呜呜~

    我~~~~~也~~~~~~要~~~~~~~~~~~~~

    大房子,大房子,我也要有大房子~~!(疯掉了)

  • 2008-06-25

    居然哭了

    今天哭了......

    唉,原因好像有点暴笑.........

    我哭是因为,没有钱......活得很辛苦.......

   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一分钱都没有,银行里存款是有一笔的,数量也算可观,那是爸爸给的生活费。可是我不怎么想动它,在这里生活了半年,除非实在必要,我都没有动用爸爸的钱。一则是留一笔钱在银行里,心里踏实,毕竟我自己一个人在国外,万一有个什么事能够应急用;二则,也是不想家里花太多钱。

    只是,我太久没当过穷人了,忘记了没有钱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。我甚至不敢生病,有点小感冒以后,吃了药自己好了,我庆幸半天。午餐晚餐,不管多累都要自己煮。舍不得买一个买菜用的小推车,每周买菜都自己累死累活地硬扛回家。。。更不用说购物中心那些五花八门的名牌,我在国内可是疯狂购物的人,现在,只能看不能动。

    其实我也是享受惯的人,我也是任性的,要是搁以前,去家乐福买菜我压根就不看价钱,偶尔想起做个糕点,就跑去买一大包根本用不完的面,想起做顿西餐,又去抱回一袋后来没人吃的奶酪;懒得做饭,打个电话叫外卖就解决了,再不行,干脆全家去吃酒家。做头发,没有花掉几百块钱是不可能的;逛书城,不买个过瘾就不回去。。。。

    现在吃的不敢买贵的,住的地方受气也不能搬,穿......更是别提了,连想安安静静做我的书虫也不大行了,总要花整天的时间去外面找工作。

    我总想,忍忍吧,大家都是这样熬过来的。可是疲惫还是一日日积攒起来,终于害我掉眼泪了。

  • 2008-04-20

    外公走了

    并不是今天的事,只是一直瞒着我,直到今天才知道.

    妈妈告诉我之前,其实我也隐隐约约猜出,只是不想证实.

    我不懂得生死的哲学,所以,没有任何先哲的理论可以帮我看透生死,只有一句"生死有命",却不足以止住眼泪.

    我更倾向于农村人的方法,认定亲人在"下面"继续生活,每年准时烧上元宝冥纸,以确保亲人在彼岸生活无忧.

    人家说,父母亲人,也是讲究个"缘"字的.缘分尽了,人就要离别,是没有办法的事.

    我信的,知道这是命,没有办法.也知道人终有那么一天,只是难过也一样止不住.

    我想过一阵子,等情绪平复,更能接受这个事,也许能够回忆一下外公生前的点滴,写下一点以作纪念. 

    外公的牌位前,少了我的三炷香.

    待回国时,定会添上.

  • 2008-04-03

    我的一天

    今天明明调六点半的闹钟,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,赫然发现已经七点了,吓得完全醒过来.最后竟然以神速在7点半的时候到达火车站,再然后神奇地让我在strathfield遇见一辆express!express啊,我的大救星!在救星的帮忙下,我幸运的及时赶到课室,没有迟到,哈哈!

    不过今天的天气实在太变态了,风大得要把我的脑袋都吹下来...谁骗我说悉尼不冷的!!!

    周四是我一周中最辛苦的一天,从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,中间只休息一小时,而且科目还是重中之重的accounting和microecon,迟到或者nap,都会损失惨重,555.

    最近科科都开始难了,没有一科能让我喘口气的.上课走神都后悔,因为课上听少5分钟,意味着回家要看半个钟才能明白...

    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午餐晚餐啦,虽然每次午餐的时候我都已经饿得两手发抖,以民工的速度和吃相干掉自己精心准备的盒饭,不过有得吃总是最满足的,特别是煮得很好吃的时候!

    晚上就更热闹了,同住的F哥哥和C哥哥完全是美食主义者,每天都在琢磨怎么做好吃的,每到做晚饭的时候厨房就成了美食擂台.晚餐时间我们也有固定节目,就是F哥哥电脑里的<武林外传>,每晚大家一起看一集,哈哈笑完,饭也刚好吃完,然后才各自离场.

    这样的日子,我真心地喜欢着,有这样实实在在的快乐忧愁,这样有挑战又有希望.

    来澳洲乘坐的飞机机票,我一直都还收藏着,我想,等到很多很多年以后,我就会知道,那张机票到底把我带到一个怎样的世界,带进一种怎样的生活了.^-^

  • 2008-03-23

    唐人店

    唐人店...

    如果你曾经去过,或许也会和我一样觉得它诡异.

    李锦记的酱油,下面标注的价钱是澳币.

    澳洲出产的海盐旁边,放着来自中国的味精.

    永远忙碌的肉店,既有西人的规矩,又像中国的菜市.

    如果你稍稍驻足,也许也会和我一样,感觉到上一代移民的艰苦与付出.

    成就了这一间间唐人店,成就了他们自己的文化,自己的生活.

    以前人家总说故土才是真正的家,

    其实...人走了,故乡变了,游子也变了,再回去,什么都也不一样了,你只是曾经属于那里,又怎会会永远属于那里.

    就像这一间间唐人店,虽然有着中国的影子,离了悉尼的土地,它们什么都不是.

  • 2008-03-17

    舍不得睡

    最近很舍不得睡觉,

    因为只有在半夜的时候,网速才会忽然狂飙.

  • 2008-03-15

    穷人的日子

    现在很穷,是为了将来不穷.

    现在很省,是为了将来不省.

    现在看到什么都不买,是为了将来看到什么都能买.

    原来穷的感觉是这样......冷眼看身边的人大手大脚,心想老娘早晚有一天%^&**$%&.

    呵呵.

    又穷又忙又辛苦又开心的日子......

    好像好久好久以前看<北京人在纽约>,只不过现在上演的是广州人在悉尼.

    朋友说我钱钱钱地嚷嚷太俗,其实,我要的哪里是钱,我要的是能在悉尼赚钱,能在这里谋生,能在这个城市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能被这个城市所接纳.不错,我不止要在这里生存下来,还要在这里生活得很好.

    早晚有一天,我们等着瞧.

  • 2008-03-02

    半夜

    忙,并继续忙着.

    也许,和澳洲的蜜月期快要过去了.

  • 2008-02-19

    初到澳洲

    今天是在澳洲的第三天了,网络不好,我只好一大早爬起来上网才能打开中国网站...

    要去吃早餐了~

  • 2008-02-13

    谢谢老爸老妈

    最近很忙,真的没时间写我的Blog,连上网的时间都很少,

    从福建回到广州之后就开始准备我的行李,为了在不超重的前提下带走最多的东西,我们全家算是绞尽脑汁了,爹娘还为行李吵了架,汗......总之就是这样了,下了.

  • 2008-01-29

    VISA下来了

    2.16飞澳洲。

    still in FuJian.

    此刻的心情。。。很想念广州。

  • 2008-01-06

    红色哈,好暖

    喜欢这个背景吗?我觉得好漂亮,暖暖的.

    我发现我最近的心态有点像下岗工人,忙忙碌碌十来年,忽然一下子闲下来了,真是浑身不舒服.

    而且除了等还是等,无力啊无力.

    前些日子莫名其妙地想起张国荣,找了好多他的视频和歌,一点一点地看.他的<这些年来>好好听啊,是不是写给唐唐的?...'经得起这世界考验,还欣赏彼此那弱点',hmmmm,羡慕呢......

    顺便又开始煲韩剧,<新娘18岁>,好旧的片子了,可是我当年没看过.现在我的英语已经比我的韩语都差了,老妈一喊我,我居然都习惯性地答应:"NE?",汗......

     

  • 2007-12-22

    这些那些

    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,

    忽然想象着在机场跟家人道别的场面,

    眼泪居然要掉下来了。

    天,到时候妈妈一定不能哭,老妈一哭我就肯定撑不住了……

    不管怎么样我千万得死撑着,不要在家人面前哭,到了那边打电话也不能哭,不然肯定得全家一起掉眼泪的……

    其实好几个月以前,我妈说要不要送点什么给我澳洲的亲戚,好让他们对我好点,

    当时我就忍不住了,一下子觉得一阵心酸,躲到洗手间偷偷擦眼泪。

    我心想我靠,什么时候我娘要对别人这么低声下气了。

    其实在家我没少气她,她也没少气我。

    ……

    写不下去了。。。。再写又想哭。但是无论如何到时候要撑着点!不能哭!

  • 越来越不想住在学校了,

    每天除了图书馆和宿舍,再没别的地方可去.在图书馆就对着不会说话不会笑的书本,在宿舍就对着不会说话不会笑的电脑.

    寂寞.就算是还有室友可以说说话,那种心里面的距离感,依然让我觉得寂寞.

    我的确在远离这个圈子了......但又不得不住在这里.

    好郁闷呐.

    家里更是回不得的......爸妈不会同意让我停学在家.即使我住在学校也并不怎么上课,即使课上的东西我一句也没听只是发呆,他们都觉得心安理得些.

    别人等签证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呢?

    这两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看日历,等啊等,等到了贷款办妥,等到了材料做好,等到了CoE, 现在又要等签证下来.

    过几天差不多该去体检了,可是一直感冒,总不好,唉.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 哈,体检做完了.

    原来我一直弄错了一件事,2月18日是enrollment date,但并不代表就开始上课了,原来我的课是3月才开始.......orientation是在2月18以后.

    呼~~~~~大大松一口气啊,这样时间就不那么紧了,呵呵.

    加油!签证签证快点来吧!

  • 2007-11-12

    晚饭

    今天的晚饭是我来掌勺,

    做了味道非常不错的可乐鸡翅,清清淡淡的荷兰豆炒鱼片,完全没有苦味的芥菜咸蛋汤,以及用柳橙代替了菠萝的冒牌菠萝古老肉。

    好像反响很不错。呵呵。

    “幸福的味道在厨房。”这话是谁说的呢?

    对我来说,做菜与其说是幸福,倒不如说是满足。

    幸福哪里有这么容易?但满足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。

  • 2007-10-11

    想说

    想说,好担心ielts的口语和写作……

    想说,很想时间过得慢一点,又很想时间过得快一点……

    想说,我知道以后会很不容易,虽然总是对别人说相信我吧我行的,但是心里难免有小小的不安……

    想说,如果有可能的话,去一次北京自助游怎么样?

    想说,thanks all my friends, thanks for helping me.

  • 2007-09-29

    老弟

    某日我弟问我:“姐,为什么油画要叫做油画啊?”

    彼时我正在专心看报纸,头也不抬:“因为它是用油来画的。”

    “可是为什么油画能画得特别逼真?”

    “因为它特别油。”我依旧头也不抬。

    我弟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了我三秒,最后放弃再跟我这种非地球生物对话……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又某日,我弟肚子疼,

    老妈在房间里冲我嚷嚷:“帮弟弟在药箱里找瓶保济丸!”

    “好——!”我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嘴里非常爽快地答应着。

    半晌,老弟跑出来问我:“药呢?找着了没有?”

    “找到了。”我依旧躺在那里看电视。

    “哪儿呀?!”

    “在药箱里面。”我继续躺在那里看电视。

  • 2007-09-24

    写菜谱

    我现在觉得,自己有必要搜集一些合适的菜谱,而且要研究一下营养学,吃什么东西可以补充哪些营养都应该知道一点,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。

    其实我脑子里也曾经冒出过吃素的念头,因为近两年来偶尔会在吃肉的时候忽然觉得恶心…

  • 2007-09-16

    猫是这样一种动物吗?——

    高傲,但在特定的人面前,会肆无忌惮的撒娇。

     

   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动物的人,可是忽然间,有点喜欢猫呢。

  • 2007-08-16

    老朋友

    今天和久不曾联系的朋友聊天。

    相隔数年,再次听到老友的声音时却没有一点惊讶,因为实在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

    不需要开场白地对话,

    聊久了,便发现那声音仿佛还是不一样了,

    我一贯的“毒舌”发作,笑说,呀,你老了嘛。

    其实我想说,这家伙长大了嘛。

    以前我们会在自习课上大声吵架扔东西,

    现在会聊彼此打工的经历并且嘲讽一下各自的学校了。

     

    有时候跟老朋友们聊天会有一点错觉,

    仿佛大家并没有分开过,聊天的话题改变了,说话的语气相处的方式,却明明还跟当初一模一样。

     

    不知不觉间,我也有了“认识了八,九年”“认识了十几年”的朋友了,

    每每想到这里,总会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在世上活了好久一样。

    等到我有“认识了八,九十年”的朋友时,我就已经变成老妖怪了吧。

    到时候,别忘了参加我的葬礼呀!

     

    PS.最近很喜欢韩语,呵呵,no mu cho wa e yo~ 虽然对韩国并没有特别好的印象,但是韩语真的挺可爱,好像撒娇一样。

     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让人窒息的爱 

     

   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

    故事里的男人爱上了比他大七岁的女人,他们要结婚。

    男人的母亲无论如何不允许,

    双方于是开始拉锯战,持续数年的拉锯战。

    直到每一个人筋疲力尽时,男人的母亲仍旧坚持,只要她活着一天,就不会让儿子娶那个女人进门。

    于是,男人和女人终于疲惫不堪,缴械投降,两人分手。

    后来,男人的姐姐结婚了,对方是小城市里的普通打工仔,

    姐姐的命运和弟弟如出一辙,母亲坚决反对这场婚姻,最终姐姐离婚收场。

    再后来,姐弟两人一前一后出国了,各自去了不同的国家,目的却是一样:

    要躲开母亲。

    姐姐说,只要他们还在中国,就不可能躲过母亲的控制。

     

    爱有时候也很可怕吧?

    母亲阻挠儿女的婚姻时,未必不知道打赢这场仗的代价是输掉彼此之间的亲情,

    但她居然还是义无反顾。她未必不曾预见到,等着她的是儿女的怨恨和逃离。

    的确没法不怨恨,可是又不能怨恨,因为母亲做的一切都是以爱之名。

    可惜,这样的爱让人窒息,

    这样的爱会在人心里划下一道道伤口,

    撕裂的亲情,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。

  • 2007-08-15

    写什么呢?

    最近打开Blog,脑子里就冒出这样的话。

    写什么呢?

    好像有很多话要写,顺心的,不顺心的,疲倦的,快乐的,玩笑的,乱七八糟的。

    “可是为什么要写下来?”忽然想。

    写下来,是一种倾诉,奇怪的是,我渐渐失去这种倾诉的欲望了,

    为什么要说出来呢,为什么要记下来呢,有人听又怎样?没人看又如何?一切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改变。

    很多话,自己知道就可以了,费那个力气昭告天下又有什么用。

    于是真的越来越懒得动笔了,搜寻词汇组织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感觉,终究还是费劲的,不如懒一阵子,随他去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PS.近期关键词:

    上课 哈利波特7 英语 韩庚 super junior 韩语 遇见根本不想见到的人

  • 好喜欢这个背景,完全符合我现在的心情。

    (不好意思啊各位,又换了一次BK地址……

    这完全彻底是我自己的错,

    明知道自己是电脑白痴,还偏偏手贱喜欢乱弄乱按。

    搬家的时候不小心导出一千多篇文章来……

    不知道怎么收拾残局,所以就重新开了一个了……呵呵)

  • 今天啊今天,
   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
    因为今天我做了一份很棒的意大利面!
    嘻嘻,真的是蛮好吃的呢,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
    因为太习惯于自己做出味道古怪的东西来了,
    忽然之间煮了一次好吃的,好像还不是很适应。

    我做的是肉酱意粉,
    关键是面的软硬程度要控制好,意大利面就是稍稍有点硬硬的才好吃,
    所以把面放进开水里面煮的时间就很重要,
    煮太久面会太软烂,变成中国面的感觉,
    煮不够久的话,吃起来就像在吃尼龙绳。
    传说中的标准时间是在水里煮7分半钟,可是我煮了将近9分钟才到合适的硬度,可能因为我没盖锅盖吧?
    面煮好以后,要用冰块冰镇一下。

    肉酱我没有去买现成的,因为没办法确定那密封的一大罐酱到底味道如何,不如自己动手。
    我也不喜欢超市卖的番茄酱,要么太酸要么太甜,而且没有多少番茄的味道,
    所以肉酱我是自己买绞好的肉末跟番茄来煮的。
    番茄在开水里烫掉皮,然后捣烂,跟肉末一起炒,加点盐什么的调味,最后勾一下芡,就变成浓稠的酱喽。
    因为我不喜欢肉酱太酸,所以番茄只用了半个,
    最后勾的是厚芡,让肉酱更浓一些。
    最最后把面和酱拌在一起煮一煮,就搞掂了。嘻嘻,肉酱味道出奇的好,大概是因为没有我讨厌的番茄酱吧。

    每次放假,我都会搜集一些菜谱,然后在厨房里胡乱折腾一番。
    做出来的菜好吃不好吃是一回事,
    关键是在书堆里憋了一个学期,足够让我怀念厨房的烟火气了。
    看书的时候是在做神仙的,做菜的时候才是在做人,
    做菜的时候,才有一种过日子的感觉,简单的满足。


    所以我从来都很爱下厨,
    只是讨厌洗碗而已。

  • 2007-06-19

    关于吃饭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上了大学以后,吃饭渐渐变成一件叫人厌倦的事。
    早饭中饭晚饭,每一顿都是不情不愿,以下的对话每天都要上演:
    ——“杨舒,你下不下去吃饭啊?”
    ——“唔,不知道,你咧?”
    ——“我也不知道。冠岚呢?”
    ——“嗯……我在宿舍吃包算了。”
    ……
    弄到最后,大家都忘了自己是怎么胡乱填饱肚子的。

    于是我就想起中学的时候,中午吃饭几乎是我一天之中最开心的事情。
    初中,我们一帮人浩浩荡荡扫遍省实附近所有可以挖掘的餐馆,
    每天中午下课前十分钟,我们就开始商量到哪里吃,
    而且偶尔还会遇上下大雨,我们被困在餐馆里回不去,最后弄得午休迟到被班主任一通教训。

    高一,每天上午在课室里辛苦煎熬五节课,就等着面包和老黄出现在三班门口,然后叫我一起去吃饭。
    路上我可以忘掉所有乱七八糟的题目,忘记我刚才的化学课听得多么一塌糊涂,
    白痴透顶地跟面包讲我那时的某人,又听她讲她那时的“一号目标”“二号目标”……

    高二,跟si、大只、尔菲几个闺密一边聊八卦一边慢悠悠逛去饭堂,
    “去一楼还是二楼?”
    “今天秋明怎么样,温琳怎么样,杨鲜亮又怎么样……”
    “牛粪啊,奶仔啊,琵琶啊,小朋友啊,丁丁啊……”
    每天都是无无聊聊的这些鬼话,难得我们永远不厌倦。
    偶尔我们也会富贵一番,order一份麦当劳,只可惜送到学校已经要冷掉了。

    高三,为了省时间,大家去饭堂的次数开始减少,
    我便是那种常常叫人帮我打饭的懒鬼。
    于是每天中午又要上演经典对白:
    ——“舒,要吃什么呀?”
    ——“随便啦。不要辣的,不要薯仔,不要南瓜。”
    ——“这也叫‘随便’吗?”
    ……



    哦,现在又到吃饭时间了,我才忽然发现,吃饭,原来不止跟食物有关啊。
    我好想念那些enjoy吃饭的日子,好想念那些辛苦等待着时钟走到十二点三刻的日子啊……

  • 忽然发现,忙字拆开来是“心亡”,哈哈,原来人太忙心脏是迟早要完蛋的。

    不幸的是,我最近刚巧很忙。

    祝天底下所有最近正在忙的人身体健康,忙得充实快乐。不管大家在忙的是什么,不管大家所忙的东西有多不一样,总是值得的。

    加油!